来自 生物 2019-06-22 00:0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在线网址 > 生物 > 正文

Nature:存在50年的谜团终破解!首次鉴定出阻止难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不仅发现这种修饰是通过一种称为SETD3的酶进行的,而且还发现这种酶可能有助于在分娩期间协调子宫中的肌肉收缩。更广泛地说,SETD3也可能是在一系列人类肌肉组织疾病中迄今为止未被鉴定出的因子。相关研究结果于2018年12月10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ETD3 is an actin histidine methyltransferase that prevents primary dystocia”。

  肌肉细胞中发生的这种修饰涉及肌动蛋白。肌动蛋白在一定程度上构成在肌肉内收缩的细丝。肌动蛋白中的某些组氨酸发生甲基化修饰。由于这种活性,即将甲基转移到组氨酸上,这种新鉴定出的SETD3被称为组氨酸甲基转移酶(histidine methyltransferase)。

  科学家们已在酵母中发现组氨酸甲基转移酶,但是在此之前,还没有人在人类或其他动物身上鉴定出组氨酸甲基转移酶。这项新的研究揭示出这种甲基化加快肌肉细胞中新的肌动蛋白丝的形成,从而在发生下一次屈曲时,它们具有更强的强度。

  这些研究人员培育出缺乏SETD3的小鼠。在缺乏SETD3的情形下,在分娩期间子宫收缩所需的精确平滑肌协调并没发生,这是一种称为难产(dystocia)的疾病。他们还发现SETD3可能在人类中发挥着类似的作用。通过研究体外培养的人子宫平滑肌细胞,他们证实在模拟分娩的条件下,低水平的SETD3会破坏它们的收缩。

  这项新的研究中发现的这种组氨酸甲基化似乎是一种比之前认为的更常见的蛋白调节方法。整体而言,这项研究取得多项第一。这些研究人员发现了动物或植物中的首个组氨酸甲基转移酶,组氨酸甲基化在动物或植物中的首个功能,并且通过确定肌动蛋白组氨酸甲基化的功能,解决了一个存在了50年的谜团。发现一种全新的甲基转移酶可能对扩大用于药物开发的细胞靶标库产生重大的影响。(生物谷

https://www.fuchsiaknits.com/shengwu/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