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19-01-04 04: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亚洲杯足球盘口 > 军事 > 正文

钟赤红军四渡赤水没有什么弹药几乎靠拼

  核心提要:1935年2月10号对于和蒋介石来讲这一天都是一个利害的变换线。从这一天起中央红军开始处于主动地位,并且走出了几个很漂亮的穿插线。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决定掉头回黔北,根据负责无线电侦察的

  核心提要:1935年2月10号对于和蒋介石来讲这一天都是一个利害的变换线。从这一天起中央红军开始处于主动地位,并且走出了几个很漂亮的穿插线。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决定掉头回黔北,根据负责无线电侦察的军委二局的报告,身处扎西的中央红军三面都有强敌,只有东面驻防的是刚从贵阳回到老家黔北的王家烈。虽然在扎西回黔北的道路上也有刘湘川军布防,但是这些川军大多驻扎在叙永、古蔺这个县城,还有交通的要道上。因为刘湘认为红军的目标依然是北渡长江,川军布防的地方已经把红军可能行走的大部分的路全都封死了。也正是这样一个想法,使得川军在赤水河西岸二郎滩太平渡一线成为了一个不设防的真空地带。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在昨天的节目我们讲到土城战役失利,红军被迫一渡赤水,作为四渡赤水的起笔这个开头并不算好,因为红军仍旧没有摆脱敌人的包围,这就意味着红军必然要进行二渡赤水。1935年2月10号对于和蒋介石来讲这一天都是一个利害的变换线。从这一天起中央红军开始处于主动地位,并且走出了几个很漂亮的穿插线,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决定掉头回黔北,根据负责无线电侦察的军委二局的报告,身处扎西的中央红军三面都有强敌,只有东面驻防的是刚从贵阳回到老家黔北的王家烈。虽然在扎西回黔北的道路上也有刘湘川军布防,但是这些川军大多驻扎在叙永、古蔺这个县城,还有交通的要道上。因为刘湘认为红军的目标依然是北渡长江,川军布防的地方已经把红军可能行走的大部分的路全都封死了。也正是这样一个想法,使得川军在赤水河西岸二郎滩太平渡一线成为了一个不设防的真空地带。

  解说:1935年2月10日晚上7点半中革军委向中央红军各部发出了转移到雪山关及其以西争取渡河的电令,除了留下川南游击纵队扰乱滇军的视听,让龙云误以为红军仍然要西去金沙江外其余的主力部队全部掉头走上了回黔北的回头路。然而对于这种时东时西的路线走法很多红军战士都不太理解,就连红一军团军团长对于一渡赤水后的行军路线也多有不满。

  罗小明(罗舜初之子):那个《万水千山》的话剧里面有跑来跑去在舞台上,然后接到命令,这是什么指挥啊,净走冤枉路,回来我就问我说那时候四渡赤水你们知道总的意图吗?他说那当然知道了,我就在身边,知道这个意图,那为什么不说呢,他说那也是保密。后来我说那他们有意见吗?他说那时候大家都不理解,下去以后都是牢骚怪话,骂街的什么都有。

  解说:自从一渡赤水以来,就被中革军委寄予了很多信任和托付,他指挥的右路总队包括红一、红九两个军团,除了负责掩护军委总队第二、三梯队转移外,还要担负很多作战任务。2月2日,一军团打响了攻击叙永的战斗,至2月4日叙永仍没有被打下及,反而是部队反复被川军截断,一连数日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此后的几天中革军委在给的几封电令上,不停的要他更改前进方向,而他手下的几支主力部队又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和他所在的军团部集中行动,此时处于焦灼中的一心想要抓住北渡长江的先机,因此也很费解中革军委为何让他向西南方向的扎西靠拢。

  罗小明:我父亲说主席这个人思路特别开阔,他当时说这个方向不行,我们换一个方向,他这个换一个方向的概念啊,不是说向上游走三五十里,或者不行往下走三五十里,大手笔,上百里地这种方向,大迂回大动作,就和他解放战争的那个做法是一样的。

  解说:根据军委二局递送的敌情通报显示,此时刘湘和蒋介石对于红军准备北渡长江或者西渡金沙江的意图已经完全洞悉,而且在布防上处处抢在红军行动的前面。况且又有滇军孙渡的部队向毕节推进,北渡或者西渡的方案已到了被放弃不可的地步,而这些情况是处于作战中的所不了解的。

  1935年2月10日中革军委下发了回师黔北的命令,当时的口号是“赤化云贵川,打回遵义去”。2月11日以彭德怀、率领的红三军团为先头部队,中央红军开始踏上回头路。从2月11日开始,放弃原定渡江计划的红军一路向东,而追缴红军的军队却朝着红军相反的方向追击,直到2月14日川军南路总指挥潘文华才第一个发现红军掉头东进的事实,他急忙部署部队掉头,3天后当川军紧急刹车,完成掉头动作的时候,红军已经做完全军动员,准备东渡赤水河了。面对这条不设防的河流,中革军委在2月18日晚九点和十一点连下两道电令,要求部队迅速渡河,并且最迟在21日上午渡河完毕。由此二渡赤水的行动拉开帷幕。在整个东渡赤水河的行动中,红军并没有遭遇大规模的战斗,唯一的一场战斗发生在二郎滩渡口。

  2月19日清晨,作为前锋部队的红三军团十二团在团长谢嵩、政委钟赤兵的带领下从二郎滩东渡赤水河。然而当作为突击队的一个营刚刚渡过赤水河时,枪声响了起来。

  钟剑平(钟赤兵之子):从高往低打,对面是山,他在山上,大概应该是丘陵,不是很高,丘陵,但是他是从高往下,制高点在人家手里,咱们是在河滩上,三条小木船在那抢渡。当时很险恶,咱们过去才九十个人,他一个营的火力,而且当时他的那个,就是咱们的部队虽然装备还行,但是没有弹药,没有什么弹药,就几乎就靠拼。

  解说:从1935年1月1日红军突破乌江开始,接连不断的战斗使红军的弹药储备出现了严重的短缺,与此同时由于进入贵州后,与红军交战的主要对手是黔军,战斗中缴获的大多为赤水兵工厂生产的劣质武器,一些步枪甚至连膛线都没有,子弹更是无法与红军最常使用的M1888型步枪匹配。八

  钟剑平:子弹那个时候应该是非常缺吧,应该是非常缺吧,那个时候包括我父亲这一级干部团职干部的话随身佩的是大刀,除了手枪以外,驳壳枪以外,他随身佩的是大刀,就随时要用大刀搏杀。

  解说:缺少弹药的红十二团突击部队只能以肉搏战的方式与黔军战斗,此时在河对岸,红十二团另一个营正在继续渡河,很快使河东岸阵地增加到了两个营的兵力。

  钟剑平:一下过去两个营以后,那个团就不行了,黔军那个团就开始跑了,打的就给打垮了,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很险恶。

  解说:经过3个小时的战斗红三军团十二团突破了二郎滩东岸黔军的防守阵地,随后全军团依次渡过赤水河,同一天红一军团也从太平渡渡过赤水河,并且兵团主力前进至元厚,摆出了一副准备北渡长江的态势。

  陈晓楠:1935年2月22号中央红军第二次渡过赤水河,开始向20多天之前他们刚刚离开的桐梓、遵义地区进发,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二渡赤水所用的浮桥只许拆除不允许销毁,那么这也为一个月之后四渡赤水的行动留下了伏笔。就在红军开始二渡赤水的2月19号,蒋介石也做出了一个围歼红军在赤水河畔的部署。因为2月16号他才得到红军已经回师的消息,所以他就把部队的围歼地点就设在赤水河的西岸。而此时的红军却早已经在赤水河的东岸了,待机进攻桐梓、遵义了。

  解说:1935年2月19日,蒋介石下达了集歼朱毛于赤水河以西的部署,根据这个部署驻扎仁化的中央军万耀煌师于2月22日开始沿赤水河北上,对红军进行围堵,在随后的几天,北上的万耀煌与南下共取桐梓遵义的红军在行军路线上形成了两道相向而行却不会碰面的平行线。而万耀煌北上的动作也使此时准备攻取遵义的红军在黔北地区的正面之敌只剩下刚刚回到老家的王家烈。从薛岳进入贵阳开始,王家烈这个贵州省主席的日子就不好过了。1935年1月底,以图东山再起的王家烈趁着红军准备北渡长江之际带兵回到了自己的发迹之地黔北地区。

  周军(作家):他当时的情况是贵阳你给我占了,我在遵义打一块地方出来,然后在这收税以后当我的土军阀嘛,对不对,但是他也当不成了。他连赤水城都进不了,他很惨的,他只能在桐梓那个地方待着。赤水城已经被川军占了,他进去要抽个鸦片烟要给川军陪笑脸,对不对,他那个时候已经很尴尬了,所以他当时在桐梓遵义这一片地方。

  解说:由于驻扎仁化的万耀煌师奉命向北开进,此时在桐梓、遵义一带驻防的只有黔军的十个团。2月21日,到桐梓给母亲过完生日的王家烈刚回到家,就接到贵州绥靖主任的薛岳要他率部到松坎以北防堵红军的命令。鉴于此时薛岳已经成为他名正言顺的上级,王家烈慌忙驱车前往贵阳,与下属博辉章拟定了一套布防方案。由于执行薛岳的命令,要抽掉3个团的兵力,王家烈又调了2个团回防遵义,使得桐梓只剩下一个团的黔军驻防。

  与此同时,为了实现赤化云贵川的目标,红军也在二渡赤水以后,抓紧打土豪,给老百姓分粮分盐,建立群众基础。然而持续的强行军和频繁作战,使红军部队掉队现象越来越严重,甚至出现故意掉队的逃兵现象。另一方面,一些曾经在遵义会议时期支持的人,也开始对中革军委领导班子的能力产生怀疑,并滋生出一些不满情绪。为了尽快解决目前部队出现的这种抵触情绪,中革军委决定尝试着在黔北建立一个根据地,缓和一下目前的局势。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打一场争夺地盘的战斗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1935年2月23日,红军总政治部发布了《告黔北工农劳苦群众书》,核心点就是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属于劳苦大众的红色根据地。2月24日,中央红军分左右两路,由、指挥开始了进攻桐梓的战斗,由于王家烈按照薛岳的命令将桐梓守军调到松坎一带,而增援桐梓的援军还在从遵义赶来的路上,至25日凌晨红军没费多大力气就拿下这座仅有两个连把守的空城。

  在攻取桐梓后,夺取通往遵义的门户娄山关成为红军行动的下一个目标。这座海拔1440米的关隘控制着桐梓通往遵义的要道,由于地形十分险要,自古以来这里都是易守难攻的雄关险地。

  周军:当时打娄山关的时候,当时和那个彭德怀不是各自提了一个建议嘛,彭德怀就说我们今天就打,今天就把娄山关打下来,提出建议就是晚一边缓一天,就是说遵义的敌人就是说不多,当时这几个团不如等黔军全部过来了,我们一下把黔军全拿掉,我们再打,就是打得有把握,干部团也可以参战。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https://www.fuchsiaknits.com/junshi/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