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军事 2018-12-28 11: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在线网址 > 军事 > 正文

士钟赤兵拄双拐走完长征路:中国的保尔·柯察金

  1935年至1936年,陕甘根据地的军民迎来了陆续完成长征的红军。队伍中,一位拄着双拐艰难行走的独腿战士引起了欢迎人群的关注。粗布军服穿在他身上显得空空荡荡,他的眼神坚毅,脸上洋溢着和所有红军战士一般无二的喜悦笑容。

  钟赤兵16岁参加红军。长征出发前,他担任红五师的政委。云南扎西整编时,全军缩编为16个大团,钟赤兵任第十二团的政委。

  在攻打娄山关战役中,钟赤兵右腿多次被弹片击中,血如泉涌,但仍坚持指挥战斗,直到失血过多昏迷,才被抬下战场。

  战役结束后,医生发现,他右小腿迎面骨几乎被炸成了碎片,必须立即截肢。野战医院条件十分简陋,所谓手术台是支起来的门板,截肢的工具是老百姓的柴刀、木匠锯。没有消毒,没有麻醉,医护人员只能用绷带将钟赤兵固定在“手术台”上。

  锯条锉过腿骨的声音刺耳得简直像要划破耳膜,在三个半小时的手术中,钟赤兵几次疼得昏死过去,又数次在剧痛中苏醒过来,额角的青筋隐隐跳动,豆大的汗珠滴滴滚落,然而他从始至终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医护人员又是震动,又是心疼。要知道,那时钟赤兵才21岁。

  行军路上药品、食品都十分紧缺,由于天气阴湿,钟赤兵截肢的伤口因淋雨而感染了,右腿肿胀,高烧不退。为了挽救钟赤兵的生命,医生决定将右腿膝盖以下部分全部截去。第二次截肢手术后,伤口仍旧持续感染。最终,医护人员不得不从股骨根部截去了钟赤兵的整条右腿。

  半个月内,连续三次没有消毒、没有麻醉的截肢手术,钟赤兵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幸运的是,第三次手术后没出现感染,伤口奇迹般地开始愈合,钟赤兵把踏入鬼门关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

  、周恩来到红三军团看望伤病员时,了解到钟赤兵的情况,将他编入中央卫生部休养连第一排第二班,得到较好的休养和照顾。、周恩来告诉钟赤兵不必担心,就算抬也会抬着他北上。

  对组织关心的感怀、失去一条腿的伤痛、对革命前路的迷茫与期盼,交织在一起,在三次截肢手术中都从未掉过一滴眼泪的钟赤兵,这时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钟赤兵并没有因为自己伤势严重、立有战功、有首长关心就真的让人抬着自己走完长征路。他竭尽全力地减少自己对战友的拖累,并尽可能地为战友提供帮助。

  翻越雪山时山陡路滑,他自己一点点地慢慢爬,常常从高处滚落下来。伤势有所好转之后,钟赤兵就请战友把他绑在马上随部队前行,减轻担架班的负担。部队过打鼓山时粮食紧缺,他把自己节省下来的半袋米送给担架班,说自己全靠担架班抬着,躺在担架上饿点没什么关系。

  钟赤兵坚定的革命信念和顽强的斗争意志令战友们十分感动,认为他足以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相媲美,称他是“中国保尔”。有几次部队遭遇突然袭击,钟赤兵等担架上的重伤员被冲散在战斗的硝烟之中,战友们硬是冒着枪林弹雨将他们抢了出来。部队过北盘江时遭遇敌机扫射,贺子珍在关键时刻挡在钟赤兵的担架上,敌机过去后,钟赤兵无甚新伤,贺子珍却负伤近二十处。

  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和战友们的相互扶持,钟赤兵以重伤之躯奇迹般地走完了漫漫长征路,并在艰难的行军途中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与休养连战士危秀英于1935年底成婚,成为长征路上的一段佳话。□(作者单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https://www.fuchsiaknits.com/junshi/21.html